對父親永無止盡的懺悔

對父親永無止盡的懺悔

高雄監獄 十二工·黃同學

我出生在一個虔誠的佛教家庭,從小就喜歡逢年過節,在家的祠堂內,或隨祖父母去廟里拜拜,喜歡感染那種祥和、歡喜的氣氛,不為能吃雞鴨魚肉,也不求什么,純粹是發自童稚天真無邪的喜愛。在大學時期參加佛學研習會,然而對佛法的涉獵,卻停留在霧里看花,似懂非懂,其實是完全不懂。經過這兩年多不斷看書,多少‘悟'了些。

多年前,從報章雜志上就知道打佛七,這個名詞。也由文章內容了解了一個大概,所以在心田上種下了一個大概的因,現在回想依稀記得,每篇寫佛七的作者,都提到打佛七的過程很辛苦,規矩很多,很早就起床,由早課至躺下睡覺,不斷的念佛,不斷禮佛參拜,在不斷高聲唱佛聲中,很快就喉嚨沙啞,進而無法出聲,因而常有人‘落跑',因為無法承受肉體上的痛苦,心靈意志力崩潰,致無法完成七天的功德法會,殊覺可惜,文章的作者也以可以完成七天的修行而自傲,就像完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任務般的歡喜,當然,每位文章的作者,心靈上的收獲也就不一而足,但基本上都有一共同點,就是心中充滿不可言喻的法喜,那不是用金錢所能衡量的。所以,當時就有一股沖動想去參加,想去體會那種用金錢買不到的‘法喜',然而,那股沖動隨著時光的流轉,終究沒有實現。從小就喜歡向高難度挑戰,心里想著真有那么苦嗎?如果我參加了,會熬不住而中途退出嗎?當時的念頭就藏在內心的深處,但并未消失,那知世事無常,會在這種地方,有這種因緣,而能參加此次的佛七法會,心中有說不出的感慨,也有一種說不出的歡喜心,雖然好奇,卻一點也不感陌生,也不會害怕熬不住,對我來說那是多年來的夢想??!

記得,八十七年六月九日遭到收押禁見,那是一生中無法忘記的一天,高雄調查局將我從臺中家中帶至高雄,和父親匆匆一別,沒想到如此一別,竟成永別,雖然其間父親曾經到高所來會客,卻沒有進來看我,太太說:‘爸怕見你,看到你他會很傷心,所以我叫他不要進來。'結果父親回去后,因感冒演變成肺炎,竟臥床不起,失去自由的我,僅能藉著書信安慰他,請他寬心并遵從醫生的指示按時服藥,病情應很快可以好轉的。然而從弟及太太來信中,提到父親的病似乎毫無起色,甚至愈來愈嚴重,讀牙醫系(但未畢業)的我,祖父又是中醫師,外祖父是西醫師,對醫學基本病理常識多少了解,直覺上感到不妙,心中焦急萬分,因為我和父親的感情一向很好,所以心中一直祈求佛祖,甚至諸天神佛,不要讓父親得到我心中所害怕的病,一方面祈求能讓我早日交保,或許父親見到我病情就會轉好,然而一庭又一庭的開,法官一直不讓我交保,原因是我不承認我有參與偽鈔制造,全案疑云重重,甚至法官傳我一人出去,要我承認將會輕判,也會讓我交保,甚至總統大選在即,面臨民國 90年,將會減刑,但是我依然沒有承認,并舉出所有疑點來做辯駁,所有證據證明我是代罪羔羊,豈知如此一來,只有加深法官仇恨的心態,最后被判以重刑,等到接到父親的死訊,我幡然醒悟,為什么菩薩畏因?凡人畏果?業報太厲害了!沒有前日的因,豈有今日的果?法官的自由心證也就建筑在因果關系上面,而不去注重或探討經驗法則,雖然有因未必會結果,就像我的案情,實際上我也是受害者,卻來承受如此重刑,究其原因也是不諳法令和現今法官的心態,雖然一再上訴也無力回天,平反就靜待出去再努力了。然而在迷與悟的十字路口上,我卻失去了能回去看父親的契機,成為一位千古罪人,我害死了父親,我想父親在臨終前一定多么希望見我最后一面,我竟然不孝至斯!心痛欲裂,終于踏上高監之門,帶著一顆破碎的心,懺悔將跟隨我一輩子。

本來在畫壁畫,一聽到佛七法會要開始了,心中好興奮,只好換人代畫了,心里想著以前的夢想終于要實現??1f40?,法會第一天帶著碗和筷子,和一顆虔誠又期待的心出發,當穿上黑色的海青,內心忽然有一種悸動,看到那么多同學,會場上那么莊嚴肅穆,禮堂講堂上坐著幾位看起來,非常慈祥臉上泛著如菩薩寶相的師姐,心想那大概就是來教我們如何禮拜、念佛的師姐吧!原來是屏東一心念佛會的活菩薩們,心中覺得有一股莫名的感動,或許我已‘著相',總覺得佛七很辛苦,所以油然生出很尊敬和欽佩、感恩的心。吳典獄長致詞中提到,由于同學們因緣未成熟,無法出去,是至理名言,在里面大部份的同學皆因迷己逐物,在佛家稱為無明,都在貪嗔癡的迷境中打轉,不曉得因緣果報是無法避免的,唯有藉由本身的修行,才能解脫業力的系縛,在這種地方能舉辦此種法會,使我深深的領會到吳典獄長用心的良苦,也使我由衷的感恩。

在聲聲的佛號中,我努力將心安定,甚至將心‘放下',然而總是無法將心安定下來,口中念佛有時卻雜念不斷,可見我們這顆心是如何不安份,所以就心生警惕,更大聲的念佛,但是仍然發生了一件令我覺得不可思議的事:忽然又令我想起往生的父親,我熱淚盈眶,想放聲大哭一場,幾乎無法念佛,趕緊收攝心神,用心口更大聲的念佛,連續兩天皆有所感應,如今回想覺得這是自己的福報,雖然佛說:‘凡所有相皆是虛幻。'相由心生,無論如何,總感到盡了自己的一份心意,積壓于心中對父親的思念、懺悔,終于找到一支開啟的鑰匙,而達到了升華的境界,心胸也豁然開朗不少,不求自己業障能消除多少,我深切感恩吳典獄長給我這個機緣。

下一篇:什么都可丟 佛號千萬不能丟!

如果覺得資料對您有用,可隨意打賞。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!

發表評論

返回頂部
双色球下期预测